口吃科学论

标题: 难以逃避的面试环节 [打印本页]

作者: 成人口吃专栏-口吃科学论    时间: 2018-1-6 23:39
标题: 难以逃避的面试环节
[attach]227[/attach]
) _2 ~8 W" j! e8 [- m* r: c
说起面试,在我的字典里一直是一个略带紧张的词,而到了大三大四它就成了我心头的阴影,我害怕找工作,害怕被人评判,更害怕被人否定。家里人说毕业了就回家吧,工作我们来搞定。而自己,终日生活在逃避,幻想中,总想着睡一觉口吃就好了,找工作就顺利了,人生也一帆风顺了。
8 P# R% n7 `/ ^* P
后来,家里人给安排了工作,可自己却不满意,最低工资,没有挑战,每天浑浑噩噩,度日如年,甚至都没脸去找小伙伴倾诉。

+ f% x6 ]* q( c% a: a( t
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,后来我去报考了体制内的工作,千辛万苦的复习之后,我过了笔试,面试却让我愁白了头。平日在工作岗位上,我也是多说几句就结巴的类型,有时候给同事打电话,我在电话那头不说话了,同事就会自动接下去,整得我不知是尴尬还是感激。
) M3 s3 i9 m, i0 {) {
在那段倒数的时日里,我终日惶惶不安,总觉得口吃会拖自己的后腿,考官不会喜欢口吃的自己,我整日心情低落,对面试毫无信心。结果可想而知,考场里有一排面试官,两旁边还有监督员、记分员,我一进去就被吓破了胆。平均一个字卡壳两次的频率让我的心坠入冰库,面试当然没有过。
$ Z7 E5 i* d, [8 f7 \# b+ e/ t
看吧,你和别人比起来就是有劣势的,家人朋友体谅你,面试官不会体谅你,连最基本的说话流利你都做不到,你凭什么能找到工作,凭什么在社会立足,面试官又凭什么要录用你?

# ^: d& C2 m) E1 O7 @8 \1 Q, I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我的口吃达到了人生中登峰造极的程度,说一句话能卡成三段,如果碰到和领导汇报工作那就更可怕了,全身紧张窒息,好不容易卡完一段话,领导还礼貌性地问你能不能再讲一遍,凡此种种,非得有心撞南墙的觉悟不可。
6 r. u* l3 k( u: E2 P/ U2 t
苦闷之中,我接触到了公众号,风墟的“如何从敏感脆弱成长到内心强大”,这篇文章犹如一剂强心针,我的那些不成熟的想法遭到了当头棒喝,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我的认知,我第一次正视“允许自己”这个词。
  w* f: x1 g( Z0 L1 z8 M2 P
举个例子,有个人非常讨厌自己的敏感特性,他成天抱怨自己怎么又敏感了,一件别人并不在意的事他却耿耿于怀,他逃避着、排斥着自己的敏感,结果是越来越敏感。而改变的契机,就在于这两个字——允许。我就敏感怎么啦,我体质就和你不同,我玻璃心怎么啦,你不看看自己咋说的话,我允许自己按照天性生长,允许自己的感情自由地流动,允许自己作为一个人自由地生活在世上。这一系列的“允许”之后,这个人惊觉自己不那么敏感了。
) d4 `$ ?5 ~. Y& X$ O" z" B5 ]
允许自己”这个概念在口吃领域也就是“允许口吃”,第一次知道这个概念是在张锦辉的口吃讲义里面,整个讲义都在说口吃病患者要允许口吃,要大大方方口吃,虽然每个字我都认识,每段话我也都理解,却始终无法内化,总是不自觉地在强迫自己要接纳口吃,要允许口吃。结果当然是越接纳越口吃,恶性循环。

- ~3 ?7 g9 p( V, x* [
口吃是你的其中一个特点,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。在同等条件下,别人讲话流利的几率就高,而你就比较低,无法挣扎,无法逃避,甚至,无法改变。

( M7 v+ f0 v4 q3 k
在了解了人的天性如此之后,我顿悟了,对说话也放弃了挣扎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,不因口吃而逃避放弃说话,该我打的电话,我拿起来就打,谁不知道你卡壳,谁不知道你有这个特点。

$ [$ m  @7 w  p+ d, r3 R
就算你深陷口吃的幻境,也总会遇到避无可避的需要说话的场景。这时候,是危机,也是机遇,当你不顾一切硬着头皮往下说,说完后,不是对口吃的愧疚,而是久旱逢甘霖,是一种豁出去的快感。

7 e1 T/ `" n3 n/ V. [8 X
我,是可以把话讲完的,我,是可以在会上发言的,我,是可以用自己的嘴巴表达自己的世界的。这就够了。

7 k2 D9 S9 X0 b; Z( ?


5 m% }  P- p2 j/ b9 q( [
来源:百度文库
责任编辑:口吃科学论 小语
用户在口吃科学论上发表的全部原创内容(包括但不仅限于回答、文章和评论),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。独家文章转载,请联系邮箱:yangge@kouchi520.com
  d$ ^: z% I) d7 i. M3 O





欢迎光临 口吃科学论 (http://kouchi520.com/) Powered by Discuz! X3.4